网站首页 新闻动态 会员中心 书法展厅 协会公告 理论探索 名家访谈 下载中心 联系我们
 
栏目导航
协会概况
  协会简介
协会地址(地图)
组织机构
协会顾问
  协会法律顾问
协会领导
  会 长
名(荣)誉会长
副会长
驻会领导
协会会员
  常务理事
理 事
会 员
荣誉副会长
协会创作基地
在线留言
毛体书店
名家访谈  
 
欧阳中石访谈录
 

 

欧阳中石访谈录

新华网记者


    欧阳中石,当代杰出的学者、教育家、书法家、书法理论家。汶阳镇西徐村人。1928年生。中小学时在济南就读,后在济南市永长街穆光小学任教。1950年考入北京辅仁大学哲学系,次年转入北京大学哲学系逻辑学专业学习。之后,一直从事中学教学28年。
    1981年,调入首都师范大学。学书先从师武岩法师,后又师从吴玉如。从唐碑入手旋即转临北魏诸墓志;后亦曾涉足于篆、隶、甲骨、金文,尤于欧阳询诸碑临池举国专。常作行书,从法二王,而又取势于王。草书以王羲之、孙过庭为宗,亦得益于黄、祝点法。书风妍婉秀美,潇洒俊逸。
    作品多次入选国内外重大书法展览及在报刊发表,或被美术馆、博物馆收藏。尤致力于书学教育工作,在北京师范学院创建书法艺术专业(本科),并兼任北京数家高等学校书法艺术顾问和中国书画函授大学书法艺术顾问和中国书画函授大学书法部主任。现任首都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书法艺术研究所所长。是北京市有突出贡献的专家。

欧阳中石

    记者:欧阳先生,您是国内著名的学者、书法家,在诗书画艺等各个方面都有很深的造诣。在社会上享有很高的声誉。家乡人民对您非常关心,非常想了解您的情况。
    欧阳中石:我从小时候就心无大志。大学毕业的时候,专门搞逻辑。许多年来,我有时候教逻辑,有时候教数学,有时候教语文,还有时候教化学,都教过了。最后,又转到书法这边来了。
    关于写字这个事,我从小时候就知道这是知识分子必须过的一关。是基础课,但当时并没有把它作为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来看。后来,在社会的熏陶之下,在前辈的带领之下,我懂得了一个道理:这是人们交流的一个重要环节,这一环节处理得好,我们的文化就可以承上启下;如果这一关过不好,我们文化的发展就困难。当然,现在有了印刷,有了电脑,但也代替不了手写所能起到的作用。所以,我搞的这一套,叫做书法文化。我是把书法放在中国文化的大背景里面来看,才能把它的位置看清。它的价值也显示得明白。否则的话,不清楚。
    最近,我的思想在急剧的创击之下,也有些新的思考。电脑出来了,中国的多少古籍一下子容纳到光盘里头,读书上方便得不得了,谁也不愿趴在桌子上写字去了。但是,写出来写东西和印刷出来的东西、电脑展示出来的东西不一样。一个人手写的时候,可以把没有声音的变成有声音的,把没有光泽的变成有光泽的,把没有生机的变成有生机的,变成一个活得东西来感染人。这个能力是好多项目不能代替的。所以对这个事业要从尖端上、高层次上来研究,把今后的发展方向弄清楚,使其尽可能地起更大的作用。
    我既然从事这个工作,就应当多思考这些问题。至于我能做到哪儿,能力所限,基础所限,做到哪儿是哪儿。但是我相信我的学生,这些博士、博士后都能做出很好的贡献。应该说,从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我就在做这个事情,就是现在进行的更重要的学科的建设。我之所以能这样做,是在前辈们的带领下,在他们所铺平道路的基础上走过来的。
    记者:有报道说,您素来不喜欢张扬,甘处人后,而对后学者则不遗余力,尽量提携,要求极严。是这样吗?
    欧阳中石:我确实这样,严格的要求我自己,也要求我的学生,这一点不假。但是,说取得什么成绩,做些什么贡献,我是不敢当的。我就做了一个正常的知识分子所应当做的那点事情。我们年纪大的人的任务,就是把我们这一套尽快地告诉下一代,让他们以20岁的年龄或30岁的年龄,知道70多年的事情,这就是最好的事情。让他们成长得比我们快,这是我们的任务。当然,不是说我们自己走到哪里,就让他们走到哪里,不是,让他们走得更远才好。我觉得这是一门学问,也是一门事业,这门事业得需要那种有敢于坐冷板凳思想的人才能做。所以,我不希望张扬,不喜欢张扬。
    记者:先生,请您谈一下对青少年练习书法的看法。
    欧阳中石:我觉得这是个素质教育。写个字,怎么起笔,怎样布局,要一丝不苟。不在乎这个字写得什么样,在于经受这个思想的过程。我们看到有些好孩子、好学生,他一切都规范。所以我觉得,小时候受一些规范性的教育很重要。我们现在提素质教育,什么是素质教育?我认为,教育一个人一丝不苟地工作,这就是素质教育,写字是其中一项。至于写字写到什么程度,那个在其次,关键是对人整个素质上的教育。
    记者:您最近参加了“日出东方一齐鲁风情中国画精品展”,由此可以看出,您对家乡是十分关心的。
    欧阳中石:是,因为是那个地方出来的人,年纪越大,就越想念家乡,愿意想。我出生在泰安城里,原籍是肥城西徐村。西徐我就待过一年,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1938年初就回到了西徐,待了一整年的时间。但那一阶段我都清楚,我还可以画上来,但画的肯定和现在已经不一样了。
    记者:对少年时代的这段经历,您的感受如何?
    欧阳中石:回去就读了一年的私塾。当时的老师叫郭匡一,我叫他叔叔。我仔细想,在读书上如果说有一点基础的话,就是那时候打下的。我觉得少年这个时代,是最重要的时候了。这个时候,你把基础砸结实了,将来干什么都行。没有这个过程不行。我现在能背过的那些书,都是那个时候打下的基础。
    记者:先生,最后请您给家乡人民说几句话吧!
    欧阳中石:好。应该这么说,我是个地道的泰安人、肥城人。我的族名叫欧阳瑞陆,在家里排行老三。大哥、二哥都不在了,还有个弟弟,在陕西师大教书,现在也退休了,是心理学教授。我还有个姐姐,90多岁了。我们都在那块土地上生活过,也都是那块土地把我们哺育起来的,所以我对那里有很深的感情。一提起那儿,由衷地感到亲切。可是这些年,因工作的需要,很少回去,身体也不行,但我无时无刻地不在想念家乡人,非常挂念。


 

 
 
返回>>
  友情链接 更多>>
 
中国毛体书法家协会 © 版权所有
协会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三环中路70号南曦大厦A座1802室 邮编:100075 电话:010-87875038
中文网址注册实名:中国毛体书法家协会.com 中国毛体书法.com
网址:www.china-maoxie.com | E-mail: maoxie2009@126.com | 京ICP备09072773号 | 技术支持:
一笔传奇